媒体报道
NEW INFORMATION
新闻资讯
晶报 | 黄轩:探索人工智能世界,直面未知挑战
发布时间: 2019-04-03

近年来,国内的人工智能产业蓬勃发展,助力传统行业实现跨越式升级,提升行业效率。人工智能正逐步成为掀起互联网颠覆性浪潮的新引擎。在这股人工智能的浪潮出现之前,图像算法工程师出身的黄轩凭借灵敏的嗅觉,怀揣着技术创新的梦想远赴英国攻读计算机视觉博士,在异国他乡为自己热爱的事业不断努力。7年后,黄轩毅然离开美国那个羡煞旁人的工作岗位,把在国外所学的前沿技术带回祖国,希望能为祖国的科技创新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在深圳,从“留学梦”到“中国梦”,这个来自四川的大男孩从就业谷歌到落户深圳,始终在挑战自己的路上前行。

爱玩游戏的男孩

再过两小时,黄轩就要动身前往机场。3月29日下午,他穿着一身舒适的运动服,背着双肩包,准备搭乘飞往美国的航班,开始为期近一周的出差任务。

对美国,黄轩并不陌生。2012年,他正是在那里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份海外实习工作。“谷歌有3000多亿张常被搜索的图像,其中有15%左右的图像包含文字,我要做的就是让搜索引擎更好地去理解这些文字,让计算机去识别出这些带文字的图片。”看似一两句话就能说清的工作,背后却涉及到几千台机器的运算、上万名工程师长年积累的成果。对此,黄轩深有体会。

自2002年进入大学起,黄轩开始计算机图像相关的研究学习。当时黄轩就读的是电子工程专业。图像处理只是专业中的一个细分领域,但黄轩对它情有独钟,“这块比较有意思,它能帮助计算机去看这个世界,去理解这个世界,觉得很好玩。”

爱玩是许多男孩的天性,但能把爱好和学习结合起来的男孩并不多,更何况坚持了数十年,黄轩便是其中一个。黄轩上初中时,正是学习机、文曲星等电子设备流行的时期。当许多孩子拿着这些机器享受俄罗斯方块、贪吃蛇等游戏的乐趣时,不满足于单机游戏的黄轩叫上几个同龄小伙伴,一起在文曲星上用编程开发出了一款新游戏。“那是个射击类的游戏,里面的人手持一把枪,到地图上不同的界面,越过墙壁等障碍物,打敌人,就像现在CS游戏的简陋版。这款游戏能通过插线的方式连接两台学习机,实现两个玩家互打。”回忆起这个游戏,黄轩的双手在半空中不停比划,得意地说。

“当时我们在奥赛班,还拿着这个成果去参加了市里的比赛。”黄轩说,除了参加数学和物理这样培养基础学科的奥赛班,他还参加了动手实践类的培训班,后者更多还是出于个人兴趣。“现在就有很多这样的培训机构了,所以90后、00后会比我们这一代有更多的机会,以后也会发展得更好。”

虽然环境少了些机遇,但黄轩与家人之间有着许多家庭少有的默契,这对于喜欢尝鲜的黄轩来说,是幸运的。“其实他们不理解写程序这回事。小时候我在那里写程序,他们会觉得我好像在玩电脑,但是他们不会去阻拦。特别是在我上初中以后学习的东西,他们不一定理解,但对于我的决定他们都会比较尊重和支持。”

黄轩的母亲曾在建筑行业工作。八九岁时的黄轩,第一次跟着母亲进入建筑工地,“大家怎么都戴着头盔?”是这个小男孩对工地的第一印象。从那时起,黄轩进出工地的次数日渐频繁,对混凝土、钢筋等建筑材料和制作过程也越来越熟悉,后来还考取了注册建造师执照。跟许多人不同,黄轩为考试只准备了一个多月时间,他把这种顺利归功于小时候耳濡目染的积累。

“我比较幸运的是,我父母不会用他们的眼光和他们了解的世界去要求我,而是让我有更多的尝试。”父母的开明给予了黄轩更多自主选择的权利,他没有就此走进建筑行业,而是在从小钟情的计算机世界越走越远,迎接每一次冒险。

想到的就应该去做

大学毕业后,黄轩顺利进入位于杭州的一家业界著名的算法公司工作,负责给手机做图像检测算法。从入职时每月到手不足一万元,黄轩的工资在一年时间里翻了番。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步入社会后得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并谋求发展,这已经是极为理想的,而黄轩却不甘心于此。

当时在工作中,黄轩时常接触到很多国外的文章。他发现,国外在算法研究领域明显要比国内领先不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的念头常常在他心里徘徊。“一直想去留学,去经历不同的世界和氛围,去到世界最前沿的地方学习。”

但黄轩也有犹豫。出国留学意味着他要放弃手头这份已做出成果、收入向好的工作,取而代之的是一场答案未知的冒险——出去后可能会发现,这个研究方向可能不是自己想学的,可能会在这里面消耗不少时间,而且有可能以后找的工作还没现在的好……

放弃需要巨大的勇气,但黄轩最后还是作出了这个决定。“当时是觉得想到的东西就应该去做,想法和信念还挺强的。放到现在可能不一定会去做,但在那个时候有机会去做想做的事情,还是挺幸运的。”2010年10月5日,黄轩收到来自英国爱丁堡大学全奖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他兴奋得一晚上没睡着觉。

2011年初,黄轩到达英国爱丁堡——这个被称为人工智能的先驱城市,也是一座充满中世纪风情的古城。大理石铺就的地面、风格迥异的教堂、陈旧漆黑的砖墙……“一看就是有历史沉淀的地方。”这座城市里的许多景点都还保留着历史遗留下来的原汁原味的风格,唯一一处“格格不入”的现代化建筑就是爱丁堡大学的信息科学学院,那正是黄轩读书的地方。在那里,黄轩度过了3年多时间的博士学习生涯。

“当时每个月1000多英镑的生活费,和国内的工资差不多。钱虽然不多,但是特别充实。”在爱丁堡读书期间,黄轩经常与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生活轨迹。他们就像美剧《生活大爆炸》里的那些科技狂人,针对一个研究方向甚至会讨论到半夜,谁也不让谁,却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黄轩离开实验室时通常已是半夜,他习惯了在星空下骑着自行车返回宿舍,虽然累,但一想到这天做的就是自己想做的事情,满足感和成就感便填满了心里。这种享受让他时常感慨,“在国外学习的时间太短了。”

又一次“转身”

2012年中旬,还在读博的黄轩发现学术界的很多精英流向企业做更深入的实践和研究,趁着这个趋势,黄轩也想试一试。

黄轩选择到位于美国波士顿的谷歌分部实习。从最初的实习申请到最终的全职工作,经历了七轮的严格面试。他被分配到谷歌和麻省理工学院合作创办的一个实验室,“和我以前做的事情是一脉相承的,但在企业里做研究又不是我所了解的那种。”

黄轩在波士顿为谷歌图像搜索做研究应用。他告诉晶报记者,谷歌图像有3000多亿张图像,而这些也仅是时常被搜索图像的数量。其中,有15%左右的图像包含文字文本。他当时做的就是让搜索引擎更好地去理解这些文字,能够让计算机去识别出这些文字。

在谷歌实习期间,黄轩每月能领取到比在学校里丰厚的补贴,实习三个月后争取到了转正的机会。即便如此,黄轩正式步入这家全球著名的科技公司工作也是两年后的事情,因为这其中还需要点运气。

“其中有段时间要回到学校继续学习,还有一个原因是受到签证的制约。”黄轩解释说,对于像他这样没有美国国籍的人来说,直接前往美国工作是一件难事。每年的美国工作签证有一定配额,在保证美国本土毕业生的前提下,采取抽签的方式分配,这年抽不中只能等待下一年,“所以从美国境外去美国工作,还要有一定的运气成分。”所幸的是,黄轩的运气一直不算差。2014年底,毕业后不久的黄轩顺利迁至美国,在硅谷的谷歌总部一待就是两年多。

“当时我所在的是深度学习浪潮在图像领域做得最前沿的一个小组,和最顶尖的图像专家一起共事。”几年过去,黄轩依然能清晰说出组里所有专家的名字。在谷歌期间,黄轩曾与谷歌研究院的科学家一起研究一个“计算机理解服饰”项目——拍一张照片上传,计算机可以自动识别出身上衣服的品牌和款式型号。谷歌几千亿张的图像与上亿件商品做成了匹配。这在当时是深度学习领域比较成功的项目,是深度学习落脚商业化应用的典型,也是AI 在商业产品化方向的关键节点,被公布在了Google官方网站上,在业界也形成了一定反响。而这个项目从最开始的一个人,发展到10人团队规模。

但是黄轩并没有满足。就像当年做出留学的选择一样,黄轩再一次在工作道路前进上升的时候就此打住。他离开了谷歌,跳槽到美国另一家创业公司Snap,这家公司开发的snapchat聊天软件深受欧美年轻人喜爱。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黄轩从开发商品应用做到了研究处理人与商品的关系。在这家新的公司里,他让自己研发的AI产品走上精准营销的道路。“在Snap,我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去理解人及其所在环境的商业价值,深挖日常生活中的商业内容。” Snap官方在媒体上报道了这些AI商业化的成功产品。同时,这家创业公司也从原来的四五百人壮大到了2000多人,一路走向上市。

这时,黄轩接到了一份回国创业的邀请。发出邀请的是深圳云天励飞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之一王孝宇,而这个当时只有一两百名人员的科技初创企业,坐标在中国的南方——深圳。

看好国内深度学习产品的发展前景

“国内发展太快了,看到祖国发展得这么快、这么好,我觉得很骄傲。”谈起回国这一选择,黄轩表示,祖国的发展变化让他很心动。当初他为了追求“留学梦”离开祖国,如今他想为了实现“中国梦”,回国寻找发展机会。正是因为看到了国内良好的人工智能发展氛围,2018年2月,黄轩第三次“转身”,重返中国,来到深圳。

“深圳特别大气,环境也是国内大城市中最好的。”来到深圳后,黄轩不禁发出感叹。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中国的经济发展比任何时候都更加依赖于科技知识的支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人才是关键。改革开放以来,深圳培养了一大批技术型、专业型人才。”在黄轩看来,深圳对人才的态度很友好,创业氛围也很好。在深圳安顿下来后,黄轩将户口迁到了深圳。

“我想去找产品的源头,我想知道一个人工智能产品是如何落地并创造商业上的价值。”回国以前,黄轩作为技术负责人,主要工作是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方式来实现产品的功能。在突破了不少技术关卡后,黄轩希望从研发环节走向更大的舞台。加入云天励飞后,黄轩担任AI商业研发总监一职,除了继续研究服饰识别、商品识别等技术,他更致力于将人工智能实现其商业价值,将其连接到最终的客户。这需要黄轩从方向上来确定产品研发路线,从无到有地打造产品。

对于他的新工作,黄轩用“边降落边组装飞机”来形容其挑战性。“跳伞是我最喜爱的极限运动之一,跳伞者从飞机上跳下后,依靠身上背着的降落伞安全抵达地面。”黄轩说,他的工作如同在飞机上跳下后,身上背着的不是降落伞而是飞机零件。黄轩需要在空中将飞机组装起来,才能安全降落。

“在高速变化的环境中,做我还没准备好的事情。我愿意尝试不一样的事情。”新工作的挑战性让黄轩紧张又兴奋。入职以来,黄轩完整地打造了一支包括算法、数据、工程在内的研发团队,其中不乏从海外回国就业的学子。

“当下国内发展迅速,吸引了大批海外学子回国就业。”黄轩非常看好国内的高新技术行业。黄轩相信,在接下来的5年里,是深度学习产品落地、创造更多价值的时期,“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走在世界前沿。”目前,有越来越多曾在国外精英大学接受教育的科技人才正在回国或准备回国工作,包括黄轩身边的同学以及后来者。

“国内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很快,我对这个行业充满信心,走在行业发展的道路上,感觉真好。”黄轩说。